第812章 媚骨

    虽然秦月同叶皇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可是那一次却是在药力的催发下半推半就,如今被叶皇那滚烫的大手抚上柔软的身子,秦月便是不自主的抖动了一下,呼吸也是渐渐急促了许多。

    “月儿……”

    “嗯?”感觉着耳旁叶皇那呼出的热气,秦月全身有种酥麻的感觉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过来之前琳琳跟我説了一句话,想不想听?”

    “肯定不是好话。”俏脸之上带着一丝水意,秦月羞怯的説道,几女之中萧琳属于那种最喜欢搞恶作剧的一个,她嘴里説出的肯定非常羞人。

    “琳琳説上次咱们车震你可能不怎么舒服,让我今天晚上好好的伺候一下月儿宝贝。”説话间,叶皇便是压在了秦月娇柔的身躯之上,大嘴将秦月那小巧的樱桃红唇覆盖了上。

    随着秦月一声嘤咛,她整个人的身子便是完全软化了起来,柔若无骨般的瘫在了叶皇的怀中,脸上带着丝丝的晕红。

    自从上次两人在车内发生了男女关系之后叶皇便知道秦月是一个体质非常敏感的女人,只要稍微的刺激一下便会动情,如今叶皇仅仅只是稍微的动了动便是娇喘吁吁还是让叶皇有些意外。

    虽然秦月已经是在努力压抑自己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是在叶皇这上下其手之下最终还是崩掉了最后一根弦,秦月那带着一丝丝甜腻腻的声音带着特有的韵律传进叶皇的耳中再加上身前她水蛇一般的扭动,滑如凝脂的肌肤在叶皇的身前轻轻蹭着蹭的叶皇一阵阵血脉喷张。

    在叶皇第一次看到秦月的时候便曾经下过定论,这个丫头绝对是一个尤物,如今秦月成为了自己的女人叶皇对于这种感受更为真切。

    用一句不怎么好听的话来评断,秦月绝对属于男人追求的女人中的极品,人前贵妇,床上**。

    平常的生活工作当中,秦月绝对可以做到得体有度,而在家中尤其是在床上,秦月所展现出来的女人的媚劲又绝对让男人向往的。

    那是一种发自骨子当中的媚劲,一颦一蹙甚至连一个微小的动作,一句轻不可闻的轻吟都会让男人有中血脉喷张的感觉。

    这种媚骨同江燕那种达到三十岁年龄而进化出来的媚骨完全不同,是一种秦月自身所拥有的媚劲。

    叶皇毫不怀疑倘若是放在古代,秦月绝对是那种醉倒众生让君王忘记早朝的倾国佳人,如果非要用一个历史人物来做对比的话。

    叶皇只会想到一个人——妲己!

    好在秦月骨子之中拥有妲己的媚若入骨却并没有妲己那种祸国殃民,毕竟这不再是曾经的帝制社会了,一个国家的命运不可能有一个人来决定。

    被叶皇一句话説的心中羞怯不已的秦月在叶皇的攻势下渐渐的迷失了自己,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两条修长柔滑的大腿不由自主的夹住了叶皇的腰整个人则是把叶皇抱住,一双手在叶皇宽厚的背上不由自主的动着。

    而叶皇则发挥了自己善解人衣的专场,仅仅是几下便是把秦月一身睡衣全部都脱掉扔在了床边。

    慢慢的俯下身,叶皇缓缓的吻上了秦月在夜sè之中泛着莹莹rǔsè光芒的几乎之上,一直往下最终吻在了那傲人的双峰之上。

    随着叶皇恶作剧的亲吻,秦月整个人身子更是绷直了起来,平时喜欢锻炼的秦月那绷直的身子紧紧的贴在叶皇身上让叶皇也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月儿……”

    “嗯?”

    “你简直就是一个尤物……”

    “讨厌……”缓缓的睁开眼睛,秦月腮若桃花眼神之中尽是水意的低骂了一句。

    “讨厌也没用,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永远都是。”叶皇霸道的宣示了主权,然后再一次的伏下亲吻起来。

    叶皇高超的手段,初为人妇的秦月怎能承受的住,没过多久便是再一次的娇喘吁吁起来。

    看到秦月已经动情,叶皇便也不在憋着,身子往下一沉缓缓的往前一dǐng。

    随着叶皇同秦月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两人再一次的结合在了一起,缓缓的挺动,秦月那腻死人不偿命的呻吟便如同动人的乐章开始在整个房间内跳动起来。

    叶皇的挺动速度渐渐加速,秦月的反应便是愈加的强烈起来,整个人在叶皇强力的征伐之下忘情的欢呼呻吟起来,而那撩人的呻吟又是让叶皇更加的血脉喷张征伐的力度更加急速起来。

    整整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屋内男女之爱便没有停止过,秦月欢愉的喊叫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倘若不是屋子的隔音设施的确够好,恐怕其他房间内的几女早已经被这歇斯利地的呻吟给惊醒。

    三个小时后,当两人共赴云端之后,屋内的男女欢歌终于是停了下来。

    秦月感觉整个人都要瘫了一般,丝毫没有一丝的力气,仿佛在刚才的疯狂当中一切都被榨干了一般。

    在叶皇帮着她清理了身下的污秽物之后此刻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叶皇的怀中,整个人犹如树袋熊趴在叶皇的胸口处。

    “老婆,你看你,都是你魅力太大了,这都三个小时过去了,咱们这一次都可以进吉尼斯记录了。”叶皇抚摸着秦月还带着高cháo之后晕红sè的肌肤打趣的説道。

    “讨厌,谁要把这羞人的东西报吉尼斯记录啊,丢不丢人。”啐了叶皇一口,秦月一张小脸扑在叶皇胸前没脸见人的样子。

    “男欢女爱天经地义,真要是报吉尼斯记录,别人也没什么好説的。再説了,这不是説老公那方面能力强嘛……”

    “叫你要这么多女人,就算你再强也把你榨干了。”轻轻的哼了一声,秦月挥舞了一下小拳头道。

    “呵呵,那可不会。老公可是修习内功的,刚才感觉到有一股热热的东西从老公身上传到身体里去没?”叶皇笑着问道。

    “好像有……”秦月哪敢直接説,有些吞吞吐吐的答应了一句,要知道刚才那股灼热是从自己下身过去的,这説出来不把她羞死啊。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