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民工

    还没等叶皇回头又是一声惨叫传了出来,待到他回过头看去的时候已经是头破血流的一番场面。

    只见在黄泉门前不远处此刻一辆太阳国本田雅阁正横在路边,而在这辆车子的前头刚才从黄泉内推车出来的一位民工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一只手正捂着伤口眼神有些无助的看着身旁一个身材肥硕无比的中年男子。

    “交给你们的事情马上处理,别忘记了。”对着和尚和王进説了一番,叶皇起身直接冷着脸向着眼前的一幕走了过去。

    黄泉原本就处于大学城闹市区一带,平时的车流量极高,因为怕影响到室内交通的缘故,和尚特意让施工人员将地方安置在了黄泉门前的人行道上。

    只是没想到即便是这样还有不长眼的把车子开了上来,而且如此蛮横的把人给打了!

    “俺不是故意的,俺给您擦干净还不行吗?”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还往外流血头的中年民工大叔脸上带着焦急之sè哆嗦着身子站起身准备过去把那这雅阁车上的痕迹擦拭去却是没想到迎接他的却又是一脚。

    “滚你妈蛋的!磕坏了老子的车你他妈的以为擦一下就能了事了?告诉你,今天不拿出三千块来,老子把你弄了jǐng察局里,穿的跟他妈的要饭的似得,影响市容,呸!”

    骂骂咧咧的中年胖子骂完之后直接对着这民工大叔便是吐了口吐沫,恰好吐在了后者的身上,而对于对方这种行为被一脚蹬在地上的民工大叔却只能是忍气吞声,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助。

    三千块钱相当于他一个多月辛辛苦苦赚取的工资,这要是一下赔进去那这个月就等于打水漂了,打电话回来家婆娘和孩子那边肯定是没法交代的,孩子还等着这钱交学费呢……

    “你这人怎么这么骂人?刚才明明是你开车撞过来的,磕了怨不得老李头,你这人也腻不讲理了。”

    “就是!明明是你开车撞过来的,再説你的车一diǎn没坏,干嘛让老李头赔钱,你这是讹诈!”

    眼见老李头被人欺负,这民工之中几个看到刚才场景的走过来便是据理力争起来,同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保护意识也非常的强烈。

    “吆喝!怎么,你们还想合起伙赖账怎么的?告诉你们,别他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然把你们也抓紧去。”

    一看到其他几个民工竟然上来这样説,这中年胖子眼睛一瞪直接大吼了一声威胁道。

    果然他这么一吼,几个农民工便是不敢在多言,人家毕竟是城里人,又开得起这么高档的车子,真要是闹起来吃亏的还是自己这些人。

    “一群没文化的刁民,想跟老子斗还嫩了diǎn!”眼见着众人全部噤声,这中年胖子便是冷冷的一笑随口冒出了一句。

    “臭老头,你説这事情怎么办吧?三千块还是进派出所,你自己选择。”挺着个大肚子,这中年胖子是吃定了地上的民工大叔。

    三千块虽然对自己不算多可是少説也是一个月的油钱,白给的不要白不要。

    “俺不能给你钱,俺家娃还要这钱上大学交学费呢……”嘴角抽搐了几下,中年民工脸上带着悲泣无助的説道。

    “我他妈的管你家娃上大学!碰了我的车就要赔钱,赶紧的,我的耐xìng有限!”

    这中年胖子犹如一头暴怒的野猪狰狞着面孔对着地上的民工吼道。

    “怎么回事?”叶皇缓缓的走过去扫了一眼这长了一双老鼠眼的中年胖子然后对着几位民工大叔问了一声。

    也许是因为并不知道叶皇是谁的缘故,几位民工在看了叶皇一眼之后却是并没有説话,而这个时候和尚已经走了上来。

    “几位老哥,这位是我们的老板,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跟他説好了,没事的。”

    和尚这样一説,几位民工大叔这才狐疑的看了一眼叶皇然后小声的説道。

    “这位老板,刚才俺们推着车子过来,这位先生开车撞过来自己撞上了车子把车子弄脏了,非要俺赔三千块钱,三千块钱等于俺一个多月的工资,俺根本付不起啊……”

    cāo着家乡话的民工大叔眼睛发红的对着叶皇説道,此刻的他并不清楚叶皇问自己的目的,对于叶皇充满了忌惮。

    记得以前跟自己一起做工的其他家乡的兄弟也曾经刮蹭了人家的车子,不但赔了上千块钱还被用工方辞退了,自己干了几个月的钱也差一diǎn没拿回来。

    一时间这民工大叔看向叶皇真不知道这位年轻的老板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

    “这位大叔説的是真的?”

    “是!老李头没説谎,刚才我们都看着呢,老板,真的是这人撞过来的。”

    “老板,和尚兄弟就是怕我们影响了交通才让我们把和泥的地方放在这人行道上的,您説説我们都是民工哪会没事撞人家的车玩啊?”

    叶皇是那个这么一问,旁边几个刚才看清楚一切的民工便是替老李头解释起来。

    “你们説什么就是什么了?那我还説你拿了我一千万呢……事实就是你们撞了我的车,三千块,不!六千块!给钱了事,不给咱们法院见,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几个刁民。”

    这胖子一听几个民工竟然説自己不是瞬间就火了,直接拿出手机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

    “六千块!你……你怎么不去抢?俺拼死拼活三个月才这么diǎn钱,你一下子就黑了去,你的心也太黑了吧?”老李头一听这个胖子坐地起价要六千块身子一晃便是差一diǎn晕过去,满手鲜血的指着对方指责道。

    “老东西别説我黑,有种你别撞啊?再説了,没事往城市里转悠什么,在家里种田没人黑你。”眯着小眼睛这胖子对着老李头狠狠的説了几句又是转头看向了叶皇。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你説怎么办吧,这农民工弄脏了我的车还刮蹭坏了一小块,给我个説法吧?”

    “你想要説法?”叶皇眼睛一眯,脸上带着一抹冷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