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吃醋

    “这个爱爱和在什么场合做也有很大关系?”叶皇听得萧琳这话脑海之中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出来,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叶皇确实没有直接问萧琳这丫头,免得把这丫头问火了,倒霉的还是自己。

    “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叶皇关心的问了一句,上午这丫头可是jīng力旺盛的很,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啊,而且貌似这丫头的例假也不是这个时候啊?

    想到在燕京的时候,唐果那丫头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非要赶着自己提枪上阵的时候来了,叶皇就是狂晕不止。

    要是现在家里几个也是这个情况,叶皇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叶皇找这么多老婆为了什么?

    除了给叶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之外,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就是男人的xìng福吗?

    几个老婆例假不在同一时间,可以让男人的xìng福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内全方位覆盖,这种隐xìng的好处叶皇也是前不久才发现的。

    要是现在突然得到消息几个老婆都集中在几天时间,叶皇就真的有撞墙自杀的念头了。

    “不用,看你一惊一乍的,就是前两天着凉了,小腹有些微痛而已,燕姐已经帮我熬了中药喝几天就好了。”见叶皇一脸慌张的样子,萧琳心底一甜,轻声答应了一声。

    “那就好,这些天出jǐng很多,别太累着自己。走吧,我送你回去睡觉。”説着,叶皇不由分説的将萧琳抱了起来然后向着二楼而去。

    趴在叶皇怀中的萧琳感受着叶皇身上传来的男人的气息心中踏实了许多。

    将萧琳放到床上,叶皇给对方盖好被子之后,然后又是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这才直起身子。

    “好好休息一下,要是身体还不舒服,明天直接请假就好了,我可不希望看到病恹恹的你,明白吗?”叶皇又是柔声叮嘱了几句。

    “知道啦,你都快成了我妈啦……”翘着小嘴,萧琳嘟囔了一句,不过在这不厌烦之下明显是甜丝丝的蜜意。

    “好了,赶紧睡吧……”又是给萧琳扯了扯被角盖好,叶皇这才走到门前看着她缓缓的闭上眼睛这才熄掉灯。

    “女人多了也考验嘴皮子啊?”感叹了一声,叶皇在走廊里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是蹑手蹑脚的向着秦月的房间摸了过去。

    “nǎinǎi的,这大冬天光线还真是不好,考验视力啊,幸亏老子修习了古武,不然哪一天丈母娘来了,摸错了房间那可就大发了。”嘴里嘀咕着,叶皇已经是缓缓的推开了房门,犹如滑溜的泥鳅一般,叶皇在房间之中轻轻的一垫脚便是窜上了床。

    “谁?”就在叶皇刚刚跑上床的时候,被窝之中的秦月便是喊了一句。

    “除了我还有谁?咱家可就我一个大男人……”叶皇掀开被子直接滚进被窝之中笑嘻嘻的説道。

    “你不是在客厅里跟人家东方小姐亲亲我我吗?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一边説着,秦月一边使劲把自己推离开叶皇的怀抱,只是叶皇两只手犹如铁闸一般让她努力了半天却是没动分毫最终还是放弃了。

    “呃……你听谁説的?这绝对是污蔑,不信你问琳琳。”一听又纠缠到了东方幽若身上,叶皇心里就是一阵郁闷,敢情自己这次就不该把这丫头带回来,现在搞的两人真的是那种关系一般。

    “得了吧,琳琳心里向着你,就算是你和人家东方小姐真的有什么,估计她也帮你隐瞒了……”秦月幽幽的説道。

    汗,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啊!

    “合着你就认准了我跟那东方幽若有染啊?”叶皇把秦月掰过头来直视着她问道。

    “有染你个大头鬼!”伸出手,秦月在叶皇的额头上亲亲的弹了一下一脸生气的轻骂了她了一句。

    一看秦月是这番表情,叶皇随即醒悟过来,这丫头是故意戏弄自己的。

    “老公三天不在,我家的月儿准备上房揭瓦了啊?看老公怎么收拾你。”狡猾的一笑,叶皇两只手便是伸向了秦月的胳肢窝,一阵挠痒痒弄得后者连连告饶。

    两人在床上戏耍了一阵之后,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刚才你不是送琳琳回屋了吗,怎么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

    “琳琳她説自己不舒服,我让她早些休息了。”叶皇解释道。

    “哼!原来你是因为她不舒服才过来找我的……”瞥了一眼叶皇,秦月委屈的説道。

    “不是,这个还有个谁先谁后吗?”一听秦月这话,叶皇就又是有些无语了,这女人竟然连这先来先后也跟爱不爱挂钩啊?

    “自然,你心里肯定是爱她比爱我多一diǎn。”

    “啊?这个没有吧,我可是一视同仁的。月儿,真的,我没有骗你,我这不是刚才在楼下为难嘛,琳琳下去了説不舒服就把她送了回来,要是刚才你在下面,我就直接跟你过来了,真没有什么先后顺序。”叶皇心中有些郁闷的解释道。

    本来还想着齐人福,不过现在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啊,光是这先后顺序都开始吃错起来了。

    “你以为我真的会因为这个吃醋啊,我就是看看会不会老老实实回答。”秦月趴在叶皇胸口幽幽的説了一句然后又继续问道。

    “这些rì子在燕京习惯吗?”

    “还行,爸爸妈妈和爷爷他们都很疼我,不过就是少了你们几个人,平时有些冷情,今年chūn节,老妈让我把你们几个都带过去。”

    叶皇吻着怀中秦月的额头轻声説道。

    “那我们要多准备有些东西才好……”听得叶皇这话,秦月小脸微红,想到要去见自己婆婆语气明显有些紧张。

    “家里什么都不缺,什么也不用带。老妈这次给我下了死命令,这次chūn节要是不把你们带回去就不认我这个儿子呢。”

    “你妈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她才舍不得呢……”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了,月儿,这些天想我没有?”説话间叶皇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在秦月的身上开始游走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