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悬案出现

    从上次收鬼差到现在,一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书屋的一切照常,过得算是平平淡淡。

    不过,平淡归平淡,也并非是全无变化。

    白莺莺被安律师介绍去了一家跆拳道馆,学习打架的招式,不过也就是下午两点到五点的时间,其余时间都在书屋里陪着周泽。

    按照安律师的说法,女僵尸空有一身力气和可怕的体魄,但却不是很懂打架战斗的方式,这个当然是需要学习的。

    小萝莉曾问过白莺莺,出去后遇到了几只主动凑上来的大猪蹄子?

    毕竟,虽然小萝莉一口一个“蠢僵尸”的喊着,但不可否认的是,莺莺看起来,是真的那种发育良好的高中美女范儿,平时在书屋里不出去倒是没什么,一旦出去了,肯定会吸引一大批人的目光。

    然后莺莺每天回来就和小萝莉聊着今天又打断了几只大猪蹄子的腿。

    的确,以莺莺的脾气,她只会对周泽一个人“嘤嘤嘤”,

    其他的男人,都是臭烘烘的,

    她的脾气,可并非是真的如同书屋里表现得这般温顺美好,

    须知道她刚苏醒时,许清朗可是差点被白莺莺给弄死。

    说到老许,他现在依旧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符,除了做饭时间他出来做饭之外,基本就不出门了。

    他是有东西可以修炼的,

    不过因为有了二十几套房,

    又沉迷当厨子创业的时光,

    不知不觉就荒废掉了很多东西,

    有了上次他那个“很爱他”的师傅出现,

    倒是刺激得老许重新捡起了以前的东西。

    死侍也是一样,安律师让他刷完了火影忍者后,再让他接着刷海贼王,弄得死侍现在整天神神叨叨的,一会儿“你好”一会儿“八嘎”。

    至于老道,

    安律师懒得管了,人已经七十一了,就不折腾了吧。

    倒是老道的猴子,

    经常被安律师带着逗弄,同时,安律师也会弄一些药水儿之类的给猴子泡泡澡。

    一开始,老道还有点担心。

    但等到看见猴子的毛发开始越来越有光泽后,精神头也越来越好后,他也就放心了。

    既然是有有变化的,

    自然也有没变化的。

    没变化的,

    只有周老板了。

    周泽照旧一个点睡觉,一个点起床,上午就躺那里晒太阳喝……橙汁。

    对此,安律师也无可奈何,不过,这段时间以来,每天几个亡魂几个亡魂的收,再加上前段时间的积累,周泽的绩点已经到了八百,还差两百,就可以正式进阶成捕头了。

    这阵子,安律师没事做就在查找地方志和地图,

    他之前答应帮周泽刷绩点的,

    但这就像是玩网游刷副本一样,

    得先做好攻略才行。

    总之,书屋自从有安律师加入之后,总算是有了一个能做事会做事的人了,也算是暂时脱离了周老板这种以身作则所带来的“咸鱼”风气。

    …………

    今儿个上午,当周泽看着报纸的时候,看见一身警服的张燕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还煞有其事地站在镜子面前整理着自己的警容。

    “要上班了?”周泽放下报纸问道。

    老张笑着点头,“假期结束了,今儿个正式上班。”

    “趁着自己又变年轻了,就赶紧再找一个伴儿吧,好像警察结婚年龄都比较晚,你这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倒是有机会。”

    “去去去,少不正经。”张燕丰瞪了周泽一眼。

    “我看张峰朋友圈里都在晒女友了,你看见了吧?”

    张燕丰点点头。

    “挺好的,说明他走出了丧父之痛,开始新生活了,所以,你也可以考虑一下老树的第二春。”

    “我这重新上班的第一天,怎么被你说得像是去参加《非常勿扰》一样?”

    “客气了。”

    张燕丰开着许清朗的车走了。

    书屋外面停车区域一直停着两辆车,一辆是老许的车,一辆是安律师的车,平时谁要用车出去谁就去柜台拿钥匙。

    但考虑到自己的职业,安律师的车有点高档了,老张还是选择了老许的车开走。

    周泽伸了个懒腰,

    打了个呵欠,

    觉得这日子有点颓废啊,

    罪过罪过,

    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躺下,

    看报纸。

    也就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书店门外开回来了一辆车。

    周泽扭过头看了一眼,随即愣了一下,因为老张竟然又开着车回来了!

    出事儿了?

    第一天上班不顺利?

    等老张火急火燎地走进来,

    周泽还没来得及发问,

    老张就迫不及待地在周泽面前坐了下来,

    拿出了一份卷宗,

    推送到周泽面前,

    焦虑道:

    “这个卷宗,你快点看一下。”

    “…………”周泽。

    周老板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马上问道:

    “喂,你刚上班还没一个小时,就出案子了?”

    也不对啊,

    刚出的案子卷宗就做好了?

    “不是啊,我去报道正式上班之后,就马上回来了。”张燕丰回答道,“为此,我还拒绝了局里给我准备的中午的接风聚餐。”

    对于张燕丰来说,局里的人他贼熟,也不用重新认识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周泽问道。

    “查案啊。”张燕丰理所当然道。

    “你查案和我有个屁关系。”

    周泽嫌弃地挥挥手,身子则是向后靠了靠。

    上辈子的张燕丰就老是想着让自己帮他查案,还帮自己运作了一个警局顾问的身份,因为很多案子上,如果能“通灵”的话,问题就会好解决得多。

    但警局顾问只给你奖章,不发工资,至多赶上过节时,给你发一只盐水鸭带回去。

    周老板可没有想做真正意义上人民公仆的思想觉悟。

    “怎么和你没关系呢?我现在是你的手下,是吧?”

    “担不起。”

    周泽赶忙拒绝。

    “我的事也就是你的事是吧?”

    “言重了。”

    “这件案子,是一件十六年前留下的悬案,那时候我刚进警局没多久,对这个案子印象深刻,一直没破,算是我的一个心结。

    以前,我也知道,麻烦你帮我查案,是我强人所难了。

    这不,

    现在我身份变得和你一样了,

    我又重新上班了,所以,帮我也就是帮你,对吧?

    最起码,

    我再找你帮我查案,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了,毕竟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周泽深吸一口气,终于明白了过来,手指着张燕丰道:“你小子是早就盘算好了的是吧?”

    上班第一天,报道后一个小时不到就回来,你说他是临时起意,怎么可能!

    “帮个忙,帮个忙。”张燕丰还在求着周泽。

    “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对不起,

    我拒绝,

    还有,

    你是谁?

    “什么案子啊?”老道这个时候凑了过来看个热闹。

    “碎尸案。”

    张燕丰回答道。

    “哟,挺吓人的啊。”老道吐出了嘴里的瓜子儿,“记得以前南京有个碎尸案很火的啊。”

    “这和南京的不同,这个案子,当时并没有在通城宣扬开来,也因此,没有造成社会舆论的轰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尸体都被凶手分解了。”

    “唉。”

    老道摇摇头,

    拿起卷宗,

    看了看,

    然后他找了找,

    问道:“受害人照片呢?”

    “没找到。”张燕丰有些无奈道。

    “没找到?”

    “记得当年我们局里做了很详细的侦查,从失踪人口以及附近居民里搜查,但没有找到被害者的身份。”

    “这么夸张的么?”

    “十六年前,办案条件和刑侦技术手段没现在这么好,居民身份信息注册也没现在完善。

    最重要的是,

    我们只发现了凶手故意落出来的被害者肌肉组织部分,我们甚至连被害者的骨骼都没找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受害者是个年轻女人,因为凶手故意丢出来的东西里,有一块rf。”

    老道舔了舔嘴唇,叹息道:“禽兽。”

    老张又看向周泽,“老板,这个案子现在有价值的线索实在是太少,真的得请你出马帮帮忙了。”

    “你是闲得慌?非要搞这种悬案?”周泽有些好笑道:“连被害者身份都没搞清楚的悬案,我说,如果我帮你这一次,下一次你是不是就打算挑战那个南京的碎尸案或者白银连环杀人案还是那个ta中毒案了?”

    周泽觉得,借尸还魂重新上班后,老张开始变得放飞自我了。

    大概是那种,

    老子反正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老板,白银案去年就已经破了。”老道小声地提醒道。

    周泽瞪了老道一眼,

    老道马上闭嘴。

    “这个凶手,根据当时的调查推测来看,应该是那种连续好多天每天都在固定的一条路上丢一块尸肉,不过,我们警方收集到的尸块数目还是很少很少,也就是卷宗里照片上的这几块。”

    “为什么?”周泽问道。

    “因为凶手是用当时来说质量比较好的塑料袋包装的尸肉,还会在外面用纸盒子包装着,放置在小路边后,

    估计有不少路过的人以为是谁落下的从菜市场买回去的肉。

    就自己带回家,

    做菜,

    吃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